骞篌

CP很多,性格暴躁

其实我的理想是把萌的cp都写一遍_(:з」∠)_
挂在这里警醒自己。

〔Moritat〕犹在镜中(上)

•第一次写这种有点悬疑的东西,一不小心就写不完了,应该还有一部分。
•时间线比较复杂,以第一部结束赛斯醒来开始,中间穿插Moritat中的故事(即第一部)和他们的童年
•我看的汉化还没完结,内容以自己瞎猜为主。
•吃自己的冷门,产自己的粮_(:з」∠)_
•大概是一篇零赞。

我们生而不同,却于镜面正反,向彼此生长。

·——“赛斯,也许我是为你而存在的吧……”

比眼前的光来的更早的是后颈的疼痛。
闭着眼睛,赛斯一把扯掉了Moritat的接口。
没有流血,神志似乎还更清楚了一些。他睁开眼,是个医院,不对,也许是布朗家族的实验室。
不能相信直觉,赛斯这样想。

“啊您醒了啊,”一个天真到愚蠢的声音。赛斯记得她是谁,那个金发女仆。
“劳先生马上就到。”说完急忙出了门,大概是叫劳去了。
“劳……劳•切斯特……”
如果非要给这个噩梦找一个源头,除了自己,赛斯只能想到劳。

代理人,管理员,烟头,打火机。

一串脚步由远及近。

“醒了啊赛斯,比我想的还早一点。”
同样身着白色的病号服,看来也是刚从Moritat里醒来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嗯?”劳略略偏头,好像很不解似的看着眼前的赛斯——即使过去了数年,赛斯也像十几岁时初见那样,冷冰冰的不近人情,是个好看的冰雕,不过他已经不用像当年一样背下一本书来讨好他了,劳准备实现他没有说出的话。
“劳你到底想要什么?!”
——“我想要控制你。”这句当然没有说出来。

“Moritat吗,赛斯你不记得了吗?是你自己要求进入实验的啊。”
“是我在Moritat里看到我要求进入实验的,Moritat能够篡改什么,劳你很清楚吧。”
赛斯向上盯住了劳的脸,感觉自己胜券在握,只是劳的那一头金发晃的他脑袋有些迷糊。
“赛斯啊……”劳揉揉赛斯的头发,“相信自己看到的就好了。”

染血的裙子,头顶的飘雪,流血的手指和阳台的坠落。

眼前的金发少年一点点高过了自己,他本应该是永远属于自己的。

劳:

“劳少爷……老爷和夫人,出了车祸。”
“是吗…………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我甚至流了几滴眼泪来,我不知道这样是否能掩盖住我内心的狂喜。
终于……终于死掉了。
我十几年的噩梦。
她再不能把我和赛斯分开了。

车按照计划完美地撞上了切斯特夫妇,“无意地”引发了大火,我打开电脑,把酬劳转给了死去的司机。

他并不知道自己要死,这点我对不起他,但是酬劳我还是会照常给的。
我打开电脑,黑暗的房间发出幽幽的亮光,我激动地不能自已,手指微微颤抖。我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赛斯时,母亲让我成为他的朋友,我做到了。那时我以为我不过是个野孩子,这样父亲才不会抛弃我。
可是……这竟然是一个愚蠢的玩笑?
母亲笑得随意,仿佛并不算什么大事,我却是愣住,支撑我背下一本书,忍受赛斯所有的脾气的那一点愧疚心,原来竟是假的。
好啊,好啊。
我用手指捂住嘴,笑得凄厉,这让我听起来像是在痛哭,没关系,我可是失去双亲的无辜孩子啊。

“赛斯,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,你也陪着我,没问题吧?”

我想我大概是疯了,不过我很开心,赛斯是不会嫌弃我的。
我会让他,身边只有我一个人。

赛斯:

这也许是在梦里,也许不是。
我不知道劳是怎么哄骗我做出那个“自愿进入Moritat”的声明的,我知道的只是,我和我的布朗家族,现在是完完全全握在劳手里了。
那个养不熟的狼崽子。

其实我身上并没有很多伤口,毕竟即使是手指上一个小小的口子都有可能让我血流不止。劳目前应该还不想让我死,毕竟我总是要在股东那里露个脸的。

只有后颈那里,那个可恶的接口。

相信自己看到的?
是相信劳把我一把推下阳台,劳和我一起研发出了Moritat,还是那个一开始腼腆的金发少年?

“怎么没早点看出他这表演的才能呢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背下一本书的。”
“还是一本,写满了我的喜好的书。”

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那场晚宴,我握着冰凉的酒杯,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。
他说想成为唯一的那个。
我笑他不自量力,其实他早就是了。

劳觉得是他在一直迁就我,为了我放弃了自己甘愿变成神经病一样的存在。
可是,谁不是呢?

我越来越感觉到,我在渐渐和劳重叠在一起。
不过不是现在强大的他,是当年那个劳。
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于是我跳了下去。

都是骗人的,雪一点都不冷。温暖得像是劳的拥抱。

劳:

我越来越怀疑,Moritat里的赛斯到底是不是被我杀死的。
而且我明确的意识到,当我吧赛斯推下去时,我的内心平静且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。
永远陪在我身边吧……
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陪着我也是应该的吧……

我扯了扯我的头发,理智告诉我这种想法是不对的。
我在布朗家里生活了这些年,从一个外人,到一位客人,再到现在,我终于成为了这里的主人。
我希望和赛斯一起拥有这份生活,但如果他不愿意的话,我可以拥有生活和他。

我应该……大概……也许……是喜欢赛斯的吧?
我也不清楚了,从背过那本书开始,我就开始了我漫长的表演——·表演一个赛斯喜欢的“朋友”。
即使后来我们开始了所谓的“恋爱”,赛斯也从来没有认为我是他的“爱人”,所以当这一次在Moritat里赛斯失忆时,我告诉他“我叫劳,是你的爱人”时,我才终于确定——
赛斯,我们终于一样了。

那一刻多么好,从来没有这么好。

Moritat:

“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了,你还要离开我?!”
“赛斯……太好了”
“劳……我又做噩梦了。”
“赛斯,你不能再次抛弃我了。”

姓名:赛斯.布朗
进入日期:4月1日
登出日期:待定
备注:自愿进入,布朗家族管理移交给劳.切斯特。

“赛斯,沉睡吧……不想记得的,忘记就好了。”
他昏昏沉沉,投入了无止境的梦境。

〔明唐〕掌握一门外语的重要性

•中考结束之后漫长的复健
•来自迷失在唐门的一只路痴炮姐
•其实并不会川话,都是现查的请见谅

我萌的cp我骄傲!求剑气明唐粮_(:з」∠)_

炮哥第一次带喵哥回蜀中的时候,心情十分忐忑。
自己领了只猫突然一脸风沙地回到巴蜀,生怕被人拦住问长问短。比如猫的品种。
而这位不知道称不称得上“外国友人”的白毛喵,自己倒是十分淡定,一双猫眼转啊转,目光坦然的像是四川吃辣椒长大的家猫。
“行啊你,不说话还真没人看得出来。”
炮哥自从认识了喵哥,特意去苦练了官话,一字一句都朝没有辣椒味努力。他也惊奇的发现,喵哥也在努力学习汉话,说的很慢,像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子。
当然,喵哥是不希望自己在炮哥面前像个小孩子的,所以只好白日尽量闭口不言,半夜偷偷一个人对着月亮练发音。
所以这只猫白天困的要死。
“啊……是吗……چینی واقعا سخت است……”(中文真难)
炮哥:“……”
炮哥:“果然这才是你。”

一路颠簸,终于到了蜀中境内。
“哟,唐娃子回来啦!”
刚下马车,炮哥就被人拦住。
“这谁啊?”
炮哥看了眼身边昏昏欲睡的喵哥,叹了口气。
“外地人,脑壳乔得很。”(脑袋有问题)
“哦哦哦看得出来,看得出来,小小年纪一头白毛。”
那可不是,这傻猫一句话就跟着他从西域跑到巴蜀。
炮哥最喜欢脑壳乔的人了。_(:з」∠)_
“诶我说唐娃子,出去几年话都不会说了?”
炮哥这才意识到,刚才自己半官半川地和家乡人聊了半天,逼着人家都说了官话。
“嗯……没忘……就是……”
眼前又出现了喵哥那装的天真无邪的脸和一眨一眨的亮眼睛。

唉……语言不通真是太可怕了。
“一。”
“一。”
“二。”
“二。”
“三。”
“山。”
“合着你就就会说到三啊!!”
炮哥感觉自己心很累。
所以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醒来身边无人,急忙跑下客栈。
“这蠢猫不会跑丢了吧!”

楼下可谓是十分精彩。
“你个耙耳朵!”
“我看你脑壳乔得很!”
好不容易见着个外地人,还是个白毛外地人,客栈这场骂战一下子就围了一堆人。中间的喵哥毫不怯场,愤然说着昨天炮哥的那句“脑壳乔得很”。
炮哥清晰的看到了自己头顶的黑线。
“走啦走啦!”炮哥扒开人群上去抓猫。
“唐娃子你朋友?”
“家猫!”

白天睡了太久,晚上炮哥并没有睡着。
于是他目睹了喵哥苦学的全过程。

“我说你知道耙耳朵是什么意思吗?”一手顺着猫毛,一手挠了挠喵哥的下巴,炮哥沉浸在撸猫的快感中。
“不知道啊,喵~”
后来炮哥才明白,所有天真无邪都是骗人的!

再第三次无意识用四川话对话后,炮哥终于感觉出了不对。
“你真的不会川话??”
“我是个耙耳朵我什么都不知道!!”
“…………没看出来这只猫还学过外语。”

“官话不会,我会川话!”(๑˙ー˙๑)
“无耻……”
“我是耙耳朵我骄傲!”

此时窗外月明风清,适合揍猫。

注:耙耳朵:妻管严

叶神生日快乐!
毕竟叶神永远十八
来自大清早的祝福

〔全职高手〕〔周叶〕叶修对麦当劳的怨念

•周叶,轻微喻黄
•安慰一下昨天一晚上都没能看到小周广告的自己
•连着三模和济外,感觉自己被掏空_(:з」∠)_

叶修想人原来可以这么自恋。
从前天开始,周泽楷就霸占了电视,他们现在除了新闻联播,天天看的都是“那么大”圆筒的尴尬广告。
“今天的新闻联播播送完了……”
叶修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悲伤。
“小周啊,我还想再看一遍新闻联播。”
“好啊,我们明天再一起看吧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
感觉就是这么一言难尽。

“前辈,我们明天去吃甜筒吧。”
在看到不知道第几次遍广告时,身边冷不丁的开口。
“嗯嗯……好啊……”叶修感觉自己要睡着了,“听说……两个还便宜呢……”

第二天周泽楷照常去训练,叶修却也一天没见着人影。
周泽楷在休息时间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,到处都是粉丝买甜筒的返图,年轻的女孩子们拿着甜筒靠在一起,周泽楷看了也不由感叹年轻真好。
突然,他手往下一滑,看见了一个熟悉的ID
叶修:甜筒真的有那么大哦~@黄少天

下面竟然正是两人拿着甜筒的照片。

周泽楷此时的心情也十分的一言难尽。

“诶小周,你今天不看电视了?”
“嗯,战队忙。”
一连几天都再也没有打开电视,叶修都感觉有些奇怪。
“有人私信说你丑?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“为什么一开始就要猜这个啊!!”
当然这句话周泽楷并没有说出来。

他十分有涵养地,扭头走了。

“那估计就是生气了。”叶修想想这个画面竟然有些搞笑。

“前辈。”
“啊?”
几天之后,周泽楷第一次主动找叶修说话,开头十分平淡,结局十分亮眼。

“虽然有些麻烦,放时间长了也不好吃,不过也还是可以办到的。”
这么通顺流利,叶修相信他不可能没打草稿。
“给你,圆筒真的有那么大哦……”
叶修突然感到了一阵低气压。

那是一整箱,那么大,圆筒,们。
“我怎么不知道麦当劳还可以按箱买啊!!”
“所以说很麻烦啊,”周泽楷像广告里一样笑得灿烂,“而且我也跟喻文州说过了,给黄少天也送了一箱。”

叶修怀疑他始终没有看清周泽楷的腹黑本质。即使他笑得这么灿烂地给他递上一箱甜筒。

“再也不要去麦当劳了,万一下次是某套餐广告呢。”
叶修已经开始心疼自己的胃了。

〔全职高手〕〔周叶〕那么尴尬甜筒

•安慰一下自己月见黑的事实
•4000勾又去抽了一把r卡_(:з」∠)_

叶修第一次觉得去麦当劳是一件特别令人紧张的事情。
特别是当他看见店外海报上一脸笑容灿烂的周泽楷时。
“那么大甜筒,我吃定你了~”
“噫,好羞耻的台词。”
叶修老脸一红。他想起在电视上看见的广告,周泽楷十分娴熟地冲全世界抛着媚眼。
“年轻真好啊……”
“别误会,我真的只是觉得那个甜筒挺好吃的样子。”

“这位先生!先生!”
“啊……啊!”
“请问您想点什么?”前台妹子甩出一张菜单,上面花花绿绿的,最醒目的就是周泽楷和那两个甜筒。
“要拍出和所有看广告的人谈恋爱的感觉!”
“好吧……”
于是就有了画面上恨不得让人钻进去看的魅力无限的周泽楷。
叶修一开始还嘲笑周泽楷笑得太假。

“我要……周泽楷!”
“啊?”
这次轮到前台妹子懵逼了。
“哦哦哦!!那么大甜筒是吧!”
(到底是谁起了这么羞耻的名字)
叶修感觉自己真是无比尴尬。

妹子一边做着甜筒,一边不住回头和叶修说话:
“诶你也是周泽楷的粉丝吧,我也是呢,他长得真的好漂亮啊,每个来买甜筒的人都和你一样盯着他一直看呢。”
“啊…………”
(这孩子又不是明星,竟然靠脸有这么多粉丝!谁是他粉丝!我玩荣耀的时候他还在玩泥巴呢!)
然而叶修还是红着脸接过了甜筒。
“感觉……并没有广告上小周拿着的好看啊。”
叶修十分认真的盯着甜筒,然后得出了一个十分无聊的结论。

“前辈?”
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。
“诶诶诶!”
叶修手一抖,“那么大”甜筒就掉到了地上。
他再一抬头,就发现菜单里的小周真的从菜单里钻出来了。
“小周你也来麦当劳?”
“啊……对啊……”
店里还在播甜筒的广告,台词听得周泽楷和叶修都一阵尴尬。
“我来……宣传甜筒……”
声音越来越小,也是实在不想提起这个尴尬甜筒了。
“前辈觉得甜筒好吃吗?”
“噫,你还真是来宣传甜筒的啊。”
(刚买上就被你碰掉了啊!!好不好吃我哪知道啊!)
“周围不是有人拿摄像机在录像吧,你随机采访买甜筒的顾客?”
“我这样……还采访别人?”
叶修终于想起了被记者采访的周泽楷是什么样子,他想如果他现在笑出声来,是不是不太好。
(叶修脑洞小剧场:
周泽楷:“你觉得…………”
一分钟过去了
“你觉得…………”
“那么大……甜筒。”
“好吃吗……”)
那这个采访估计要播一天了。

“我赔给前辈两个甜筒吧。”

再回过神来时,周泽楷已经拿着两个甜筒站在叶修身前。
“好像广告里的样子啊……”
周泽楷伸出手。
叶修觉得拿也不是,让他空等着也不是。
“前辈还记得广告的台词吗?”
“啊?”(这么羞耻谁能不记得??)
周泽楷把一个甜筒塞进叶修手里,另一个自己咬了一口。
“前辈,我吃定你了。”

〔夜叉〕〔青坊主〕〔剑三 佛秀〕皈依夜姑娘_(:з」∠)_

•佛秀歌曲《皈依》的不负责任脑洞
•夜叉真的不是秀姑娘!他是夜姑娘!
•我今天月见黑了……求一会儿抽卡蹭欧气

“和尚,你讲故事给我听吧。”
昏黄的灯光下,青坊主静静地打着坐,夜叉只能无聊地托着腮听他念叨些佛法。
“真想吃了他啊,让他天天佛啊佛啊的念叨。”
“好啊。”
没想到青坊主竟然真的放下了念珠,认真思考打算讲一个故事。
“从前有个老和尚,总是被贼光顾,他忍无可忍了。有一天,贼又来了,他就对贼说,请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,你要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。”
“哈哈哈哈!他是不是傻?!”
夜叉十分突兀的笑了起来。
“其实没有那么好笑吧。”
两个人都默默地想。
“那贼听了高兴极了,就把手从门缝里伸了进去。谁知老和尚一把揪住他的手,捆在柱子上,然后用棍子痛打他,一边打还一边喊:皈依佛!皈依法!皈依僧!那贼痛极了,无奈跟着喊:皈依佛!皈依法!皈依僧!”
“我总觉得你把我带入了贼…………”
夜叉故意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,可青坊主依然波澜不惊。
“不是你。”
“这便是佛经里著名的三皈依的故事。”
青坊主语调缓缓,结束了这个故事。
此时烛火微微摇曳,夜叉的眼睛里跳动着一束光。
“你那是三皈依,我这却有四皈依,要不要听?”
他故意把语调念的很夸张,像是在背书一般。
“原来你听过这个故事。”
“把手……算了我手上太锋利了,你听我说吧。”
青坊主看着眼前人,思绪渐渐浮现出当年桃花树下七秀的模样。
“皈依佛。”
“不要皈依佛,在我身边。”夜叉没有说出第二句。
“皈依法。”
“不要皈依法,在我身边。”还是没有说。

青坊主等了一会,见夜叉不说了,出口问道:“没说完吧?”

“皈依我。”
青坊主轻轻笑起来,“七秀也不是这样说的啊,你要说,皈依夜姑娘。说不定我就答应了呢。”
“皈依我。”
青坊主看了看禅房里的佛像,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,又盯着夜叉说:
“好。”
“其实我早已不欲成佛。”
牵绊太多,何以成佛?
那我便不成佛了。

继续玩~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想玩一下~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〔全职高手〕〔喻黄〕去他的剑圣,我要上春晚!

•这个冰激凌戏真多啊_(:з」∠)_

某天,蓝雨俱乐部。

“你说周泽楷现在是不是很火啊,看个视频都有他的广告。”
“不行,我要去拿个冰激凌吃。”

好不容易不用训练,结果刚准备看个电影就又看见了熟人,这让黄少天除了突然想吃冰激凌以外一点都不开心。
“由轮回队长周泽楷倾情代言,M记冰激凌,期待与您的相遇。”
黄少天面无表情的舔了一口冰激凌。

“少天?”门响了一声。
“啊啊啊队长!”
黄少天手忙脚乱地关闭了网页,突然又觉得自己毫无理由。
“我又不是被妈妈逮到不写作业玩游戏,我怕个鬼啊!”
“少天我进来了?”
“进进进!”

喻文州表情复杂的扫视了一圈黄少天的房间。
“队长,吃冰激凌吗?”
“怎么,说话终于说累了?想休息一下了?”
“…………”
于是黄少天决定光明正大的继续看电影。
“M记冰激凌……”
“轮回队长周泽楷……”
“啪。”
黄少天一甩鼠标,不看了。
“我一场比赛几十万都没他这么出风头!”
“吃个冰激凌还要拍成广告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?!”
“少天,”
一直默不作声的喻文州决定拯救一下被刺激到的剑圣。
“其实我觉得啊……你也可以往娱乐圈进军。”
“比如,你看这个啊……”
喻文州又点开了另一个广告。
“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欢迎收看由凉茶领导品牌 加多宝为您冠名的加多宝凉茶中国好声音喝启力 添动力娃哈哈启力精神保健品为中国好声音加油……”

“很适合你!”
拯救计划失败。
看着喻文州认真的眼神,黄少天想他们两个一定是有一个疯了。

“我有这么多粉丝,嗯那么多少女粉丝,我其实一直觉得我可以走偶像派。”
黄少天站起身,走到墙边,那里有一张他的海报。虽然喻文州多次表示在自己房间里贴自己的海报十分恶趣味,也并没有阻止黄少天天天在房间里欣赏自己的“倩影”。
“偶像啊……再年轻几年或许可以……”
“你什么意思(๑˙ー˙๑)”
“我说你特别有年轻活力!”
“不过那样你估计会被当成网瘾少年的典范,诶你知道电击治网瘾的那个地方吧。”

此时此刻,他们的脑子里又都出现了这样的画面:
“放我出去!我是剑圣!”
“加大电压!再来一次!”

以下的画面就非常的血腥了。

喻文州看黄少天的脸色都不太好了。
“诶诶诶你别着急,其实我还知道一个特别适合你的。”
喻文州捡起了黄少天的鼠标,感觉自己用尽了毕生的手速在搜索。
“唉,孩子真不好哄啊。”
喻文州嘴角却带着笑,没有说出这句话。

当看到“德云社”三个字的时候,黄少天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“真棒……”
“队长你真了解我(๑˙ー˙๑)”
“我可以问一下我的合同还有几年吗?”

“诶你别看他是个相声,我们老人家,平时打完比赛,最喜欢的就是听段相声。”
喻文州正经脸。
“再说,你是我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说相声的!”
黄少天的心情一度十分复杂。
这一定不是他们严肃认真的队长。

“少天!有兴趣来段报菜名吗!”
看他异常的兴奋,黄少天也只好来看了看报菜名的台词。
“这么……多啊。”
“比你比赛说的垃圾话少多了。”
这句话喻文州也没说出来。

黄少天还是决定试一下,毕竟他不想被冰激凌洗脑了。

“有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卤猪、卤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、什锦苏盘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……”

黄少天越读越快,自己也像上瘾了一样停不下来。
“我现在觉得我大概真的是个被荣耀耽误的相声演员……”
“恭喜恭喜!黄先生上春晚指日可待啊!”

“咕……”
“诶你说写报菜名的人写的时候肚子不会饿吗_(:з」∠)_”
“不如我们去吃冰激凌吧!”

吃着周泽楷代言的冰激凌,黄少天想,你算什么,我随便努力一下就可以上春晚呢!
喻文州觉得冰激凌果然很甜,哄孩子比上春晚还有意思。

(M记虐狗必备齁死人冰激凌,您炎炎夏日的狗粮最佳选择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