骞篌

CP很多,性格暴躁

〔全职高手〕〔周叶〕那么尴尬甜筒

•安慰一下自己月见黑的事实
•4000勾又去抽了一把r卡_(:з」∠)_

叶修第一次觉得去麦当劳是一件特别令人紧张的事情。
特别是当他看见店外海报上一脸笑容灿烂的周泽楷时。
“那么大甜筒,我吃定你了~”
“噫,好羞耻的台词。”
叶修老脸一红。他想起在电视上看见的广告,周泽楷十分娴熟地冲全世界抛着媚眼。
“年轻真好啊……”
“别误会,我真的只是觉得那个甜筒挺好吃的样子。”

“这位先生!先生!”
“啊……啊!”
“请问您想点什么?”前台妹子甩出一张菜单,上面花花绿绿的,最醒目的就是周泽楷和那两个甜筒。
“要拍出和所有看广告的人谈恋爱的感觉!”
“好吧……”
于是就有了画面上恨不得让人钻进去看的魅力无限的周泽楷。
叶修一开始还嘲笑周泽楷笑得太假。

“我要……周泽楷!”
“啊?”
这次轮到前台妹子懵逼了。
“哦哦哦!!那么大甜筒是吧!”
(到底是谁起了这么羞耻的名字)
叶修感觉自己真是无比尴尬。

妹子一边做着甜筒,一边不住回头和叶修说话:
“诶你也是周泽楷的粉丝吧,我也是呢,他长得真的好漂亮啊,每个来买甜筒的人都和你一样盯着他一直看呢。”
“啊…………”
(这孩子又不是明星,竟然靠脸有这么多粉丝!谁是他粉丝!我玩荣耀的时候他还在玩泥巴呢!)
然而叶修还是红着脸接过了甜筒。
“感觉……并没有广告上小周拿着的好看啊。”
叶修十分认真的盯着甜筒,然后得出了一个十分无聊的结论。

“前辈?”
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。
“诶诶诶!”
叶修手一抖,“那么大”甜筒就掉到了地上。
他再一抬头,就发现菜单里的小周真的从菜单里钻出来了。
“小周你也来麦当劳?”
“啊……对啊……”
店里还在播甜筒的广告,台词听得周泽楷和叶修都一阵尴尬。
“我来……宣传甜筒……”
声音越来越小,也是实在不想提起这个尴尬甜筒了。
“前辈觉得甜筒好吃吗?”
“噫,你还真是来宣传甜筒的啊。”
(刚买上就被你碰掉了啊!!好不好吃我哪知道啊!)
“周围不是有人拿摄像机在录像吧,你随机采访买甜筒的顾客?”
“我这样……还采访别人?”
叶修终于想起了被记者采访的周泽楷是什么样子,他想如果他现在笑出声来,是不是不太好。
(叶修脑洞小剧场:
周泽楷:“你觉得…………”
一分钟过去了
“你觉得…………”
“那么大……甜筒。”
“好吃吗……”)
那这个采访估计要播一天了。

“我赔给前辈两个甜筒吧。”

再回过神来时,周泽楷已经拿着两个甜筒站在叶修身前。
“好像广告里的样子啊……”
周泽楷伸出手。
叶修觉得拿也不是,让他空等着也不是。
“前辈还记得广告的台词吗?”
“啊?”(这么羞耻谁能不记得??)
周泽楷把一个甜筒塞进叶修手里,另一个自己咬了一口。
“前辈,我吃定你了。”

〔夜叉〕〔青坊主〕〔剑三 佛秀〕皈依夜姑娘_(:з」∠)_

•佛秀歌曲《皈依》的不负责任脑洞
•夜叉真的不是秀姑娘!他是夜姑娘!
•我今天月见黑了……求一会儿抽卡蹭欧气

“和尚,你讲故事给我听吧。”
昏黄的灯光下,青坊主静静地打着坐,夜叉只能无聊地托着腮听他念叨些佛法。
“真想吃了他啊,让他天天佛啊佛啊的念叨。”
“好啊。”
没想到青坊主竟然真的放下了念珠,认真思考打算讲一个故事。
“从前有个老和尚,总是被贼光顾,他忍无可忍了。有一天,贼又来了,他就对贼说,请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,你要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。”
“哈哈哈哈!他是不是傻?!”
夜叉十分突兀的笑了起来。
“其实没有那么好笑吧。”
两个人都默默地想。
“那贼听了高兴极了,就把手从门缝里伸了进去。谁知老和尚一把揪住他的手,捆在柱子上,然后用棍子痛打他,一边打还一边喊:皈依佛!皈依法!皈依僧!那贼痛极了,无奈跟着喊:皈依佛!皈依法!皈依僧!”
“我总觉得你把我带入了贼…………”
夜叉故意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,可青坊主依然波澜不惊。
“不是你。”
“这便是佛经里著名的三皈依的故事。”
青坊主语调缓缓,结束了这个故事。
此时烛火微微摇曳,夜叉的眼睛里跳动着一束光。
“你那是三皈依,我这却有四皈依,要不要听?”
他故意把语调念的很夸张,像是在背书一般。
“原来你听过这个故事。”
“把手……算了我手上太锋利了,你听我说吧。”
青坊主看着眼前人,思绪渐渐浮现出当年桃花树下七秀的模样。
“皈依佛。”
“不要皈依佛,在我身边。”夜叉没有说出第二句。
“皈依法。”
“不要皈依法,在我身边。”还是没有说。

青坊主等了一会,见夜叉不说了,出口问道:“没说完吧?”

“皈依我。”
青坊主轻轻笑起来,“七秀也不是这样说的啊,你要说,皈依夜姑娘。说不定我就答应了呢。”
“皈依我。”
青坊主看了看禅房里的佛像,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,又盯着夜叉说:
“好。”
“其实我早已不欲成佛。”
牵绊太多,何以成佛?
那我便不成佛了。

继续玩~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想玩一下~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〔全职高手〕〔喻黄〕去他的剑圣,我要上春晚!

•这个冰激凌戏真多啊_(:з」∠)_

某天,蓝雨俱乐部。

“你说周泽楷现在是不是很火啊,看个视频都有他的广告。”
“不行,我要去拿个冰激凌吃。”

好不容易不用训练,结果刚准备看个电影就又看见了熟人,这让黄少天除了突然想吃冰激凌以外一点都不开心。
“由轮回队长周泽楷倾情代言,M记冰激凌,期待与您的相遇。”
黄少天面无表情的舔了一口冰激凌。

“少天?”门响了一声。
“啊啊啊队长!”
黄少天手忙脚乱地关闭了网页,突然又觉得自己毫无理由。
“我又不是被妈妈逮到不写作业玩游戏,我怕个鬼啊!”
“少天我进来了?”
“进进进!”

喻文州表情复杂的扫视了一圈黄少天的房间。
“队长,吃冰激凌吗?”
“怎么,说话终于说累了?想休息一下了?”
“…………”
于是黄少天决定光明正大的继续看电影。
“M记冰激凌……”
“轮回队长周泽楷……”
“啪。”
黄少天一甩鼠标,不看了。
“我一场比赛几十万都没他这么出风头!”
“吃个冰激凌还要拍成广告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?!”
“少天,”
一直默不作声的喻文州决定拯救一下被刺激到的剑圣。
“其实我觉得啊……你也可以往娱乐圈进军。”
“比如,你看这个啊……”
喻文州又点开了另一个广告。
“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欢迎收看由凉茶领导品牌 加多宝为您冠名的加多宝凉茶中国好声音喝启力 添动力娃哈哈启力精神保健品为中国好声音加油……”

“很适合你!”
拯救计划失败。
看着喻文州认真的眼神,黄少天想他们两个一定是有一个疯了。

“我有这么多粉丝,嗯那么多少女粉丝,我其实一直觉得我可以走偶像派。”
黄少天站起身,走到墙边,那里有一张他的海报。虽然喻文州多次表示在自己房间里贴自己的海报十分恶趣味,也并没有阻止黄少天天天在房间里欣赏自己的“倩影”。
“偶像啊……再年轻几年或许可以……”
“你什么意思(๑˙ー˙๑)”
“我说你特别有年轻活力!”
“不过那样你估计会被当成网瘾少年的典范,诶你知道电击治网瘾的那个地方吧。”

此时此刻,他们的脑子里又都出现了这样的画面:
“放我出去!我是剑圣!”
“加大电压!再来一次!”

以下的画面就非常的血腥了。

喻文州看黄少天的脸色都不太好了。
“诶诶诶你别着急,其实我还知道一个特别适合你的。”
喻文州捡起了黄少天的鼠标,感觉自己用尽了毕生的手速在搜索。
“唉,孩子真不好哄啊。”
喻文州嘴角却带着笑,没有说出这句话。

当看到“德云社”三个字的时候,黄少天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“真棒……”
“队长你真了解我(๑˙ー˙๑)”
“我可以问一下我的合同还有几年吗?”

“诶你别看他是个相声,我们老人家,平时打完比赛,最喜欢的就是听段相声。”
喻文州正经脸。
“再说,你是我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说相声的!”
黄少天的心情一度十分复杂。
这一定不是他们严肃认真的队长。

“少天!有兴趣来段报菜名吗!”
看他异常的兴奋,黄少天也只好来看了看报菜名的台词。
“这么……多啊。”
“比你比赛说的垃圾话少多了。”
这句话喻文州也没说出来。

黄少天还是决定试一下,毕竟他不想被冰激凌洗脑了。

“有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卤猪、卤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、什锦苏盘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……”

黄少天越读越快,自己也像上瘾了一样停不下来。
“我现在觉得我大概真的是个被荣耀耽误的相声演员……”
“恭喜恭喜!黄先生上春晚指日可待啊!”

“咕……”
“诶你说写报菜名的人写的时候肚子不会饿吗_(:з」∠)_”
“不如我们去吃冰激凌吧!”

吃着周泽楷代言的冰激凌,黄少天想,你算什么,我随便努力一下就可以上春晚呢!
喻文州觉得冰激凌果然很甜,哄孩子比上春晚还有意思。

(M记虐狗必备齁死人冰激凌,您炎炎夏日的狗粮最佳选择。)

〔阴阳师〕〔狗崽〕小生的命定之人明明是天使!

•主狗崽,内含微量晴博,酒茨,呃,一点点孟婆山兔
•狗!崽!根!本!虐!不!起!来!
•我觉得这是我最傻白甜的一次_(:з」∠)_

小生是一只特别美丽的妖怪。
所以啊,只有特别美丽的妖怪才能配得上小生。
小生的命定之人啊,一定是美丽又强大,出色的小姐姐吧。
(大天狗:你想多了。)
(大天狗:不过我确实不丑。)

“小生从前是雪山上一只修炼千年的妖狐,一直在苦苦等待小生的命定之人。”
“所以,尊敬的小姐……”他换换低下头,露出一个熟练的笑容,“你会是小生等待的命定之人吗?”
“放开她!!”
“妖狐你竟然连兔子都不放过!!”
“傻兔是我的!牙牙说它是你的命定之人你要不要!”
“哎呀,蛙先生你不要着急,孟婆是在开玩笑了啊。”
“去你的天山雪狐狸!前几年我还看见你在后山沟里偷鸡!”

晴明最近觉得,妖狐似乎心情不太好。
“也不看看你庭院里都是些什么鬼。”
对面喝茶的博雅似乎早就注意到了这个,晴明只是觉得,樱花开的特别好,显得庭院里的一群式神都活泼可爱的。
显得,活泼可爱。

“老子今天要当宋江!”
“我赌五毛茨木根本不知道水浒传的结局。”
“昨天判官稍微说了几段他就这么激动,其实我三国还没玩够呢。”
樱花树下,似乎,很宁静的氛围。
“我说,茨木童子啊……”
连一直眯着眼睛打盹的惠比寿老爷子都被这家伙吵醒了。
“你看,宋江啊,是梁山上的首领,酒吞童子是万妖之王,岂不是更合适?”
“对啊!!我这就去把挚友找来!”

众式神纷纷向惠比寿投去感激的目光。

“怎么了,我感觉很好啊,严肃活泼。”
博雅开始怀疑晴明是不是被下了什么咒,他实在不愿承认,这位看上去十分气质的阴阳师,其实智商和他这堆式神差不了多少。
“你看,那堆式神里,有一个姑娘吗?”
“……”
“春天,是恋爱的季节啊。”
晴明瞬间懂了。

崽需要的是红楼梦,却被丢进了水浒传。

“萤……”
话刚刚要说出口,晴明就眼睁睁的看着萤草游戏一输,一口气就把樱花树拔了出来。
“我说怎么这几天每天树的位置都不太对……”
一堆梁山好汉。
源博雅在心里给他们下了一个简单的定义。

此时此刻,庭院的一角。
“美丽的小姐,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吗?”
“是啊…啊呸是个毛啊!”
我们悲伤的妖狐,已经开始了一场自己和小姐姐的精分大赛。
“粗俗!他们才配不上小生呢!”
撕烂了一朵飘过来的樱花花瓣,他深感自己生不逢时。

“耳朵……有点痒啊……”
他伸出爪子挠了一下,眼前好像掉下来了什么。
是一枝黑色的羽毛。
妖狐立马抬起头来,只看见房顶上掠过的白色衣角和黑色的羽翼。
“我感觉我仿佛遇见了我的命定之人。”
当时的妖狐攥着那一枝羽毛,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天使。
(大天狗:没想到你对我是一见钟情。)
(妖狐:我想我当时大概是眼瞎了吧。)

晴明:“诶博雅你看见我亲友送来瞻仰的大天狗了没?”
“没啊,大概是自己飞出去玩了吧。”
“你说好好的狗子,竟然还长了翅膀,他当自己是哮天犬啊。”
“哮天犬有翅膀?”
呼——
突然一阵风吹过,卷走了一地的樱花瓣。
晴明捡起一枝羽毛,想这还是一只掉毛的大天狗。
“我是乌鸦好吗……”
“好的,现在我终于可以质问鸦天狗和你的关系了。”

“阿爸!”
“崽~怎么了?”晴明抱起妖狐,发现他笑得特别开心。
“小生遇见了命定之人!”
“是吗!这次是山兔还是萤草?”
“…………”
妖狐觉得自己果然还是要离家出走。
他掏出那根仔细收好的羽毛,“你看,是黑暗天使!”
中二病也是病啊。
晴明这样想。
(大天狗:看不出你还有这癖好。)(妖狐:是谁一看见尾巴就激动得不能自已的!)

“崽啊~~~”
经过博雅的指导,晴明决定要帮助妖狐寻找幸福。(晴明:博雅你懂得好多。)
“我送你去找黑暗天使好不好啊~~~”
妖狐感受到了,很强烈的,阴谋的味道。

不知道多久以后:
妖狐:“你你你!!我的天使小姐姐呢!!”
大天狗:“其实抽象一下都差不多的。”
妖狐:“其实我也一直都有一个疑问的啊?”
大天狗:“嗯?”
妖狐一下子跃到大天狗背后,“你衣服上是不是剪个两个洞让翅膀伸出来啊!”
“……”
“诶你别生气啊……”
突然,妖狐感觉自己好像腾空了。他看见了越来越小的庭院,樱花树,还有他偷鸡的后山。

“天使有翅膀吗?”
“天使会飞吗?”
“天使是你的命定之人吗?”

“所以,”大天狗轻轻笑了一下,“你叫我天使也可以。”
妖狐从背后踢了他一脚。
“才不要!”
“大天狗大人,你就是小生的命定之人。”

晴明刚从水浒传中挣扎出来,他觉得明天一定要让博雅来给那堆好汉讲西游记的故事。

嗯,他其实是想听博雅唱女儿情。









〔花邪〕海棠与少年事

小时候的记忆总是格外的美丽。
总觉得屋檐很高,天空很远,看见了那个人就是一辈子。
“哎哎哎小花!”
一个小小的身影奋力地冲着屋顶挥手。
墙下的一群仆人掩着嘴偷笑。
“你看那个吴家小少爷又来了啊。”
“可不,我们少爷长得好看,吴家小少爷能不喜欢?”
可是屋顶的解雨臣并没有任何反应。他已经听见了,可他并不觉得这个厚脸皮的小孩有什么值得他去注意的理由。
所以,他动也没动。
“来啊来啊吴家少爷,”好事的阿嬷冲吴邪招招手,“我告诉你怎么上去。”
楼顶的风景也没什么特别的。
在自己孤独寂寞的在屋顶凹了几小时造型的解雨臣这样想。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天边泛出桃花色。
“小花小花!”
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。
唉,有些事情就是躲不过。
小小的吴邪激动的脸颊通红,眼睛睁得大大的,双手拧着衣角,可整个人都是格外高兴的。
“嗯?”
“我……”小吴邪支支吾吾着,从背后掏出了一枝快蔫掉的花。
一枝海棠花。
“给小花的小花!”
夕阳西下,海棠的颜色被染的更加浓烈,解雨臣突然觉得,楼顶的风景,果然很美丽。

“今天和吴邪一起去放风筝了,放的太远收不回来,我说要剪掉线,他非要一点点收起来,拉回来的时候风筝都破破烂烂的了。”
“今天我唱戏给吴邪听,他说小花你真好看,我很开心,不过我扔了他一把扇子,嗯,戏文里都是这样演的,这样他就会天天来找我了。”
“今天,吴邪说他要搬家了,我不信,他可是把我的扇子都拿走了。”
“今天,吴邪没来,扇子也没还我。我跟师父说,我以后再也不要拿扇子唱戏了。”

后来,解雨臣发现,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,远比他长大的速度快。
解家没落
他成为了解家家主
重整解家
成为花儿爷
不知不觉间十几年光阴也就这样过去了,他再没见过吴邪,他发现,他竟然就这样长大了,那些曾经的晚霞去海棠花,也都渐渐的只剩下了一个绯红的残影。
他开始派人去打听吴家的情况,对外只声称是解家家主想要探查当年老九门的往事。
他听说吴邪并没有卷入老九门的纷争,他过得很好,上了大学,平时的爱好顶多是帮他三叔看看古董。
他觉得,这就很好。
吴邪的人生,就应该这么好,这个送他海棠花的少年,配得上这么平安喜乐的人生。

就这样又过去了好几年,他以为他已经要忘记吴邪了。
直到他陪霍家去了新月饭店。
一开始他并没有认出吴邪,那个点天灯的胆大妄为的年轻人,身边站着一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和一个看起来就十分聒噪的胖子。
可他就是吴邪。
所以他们就这样重逢了。
吴邪不记得他了,这也很好。
解雨臣这样想。
反正海棠花早就蔫掉了,他也不是那么在乎了。
他随意的告诉了他他们曾经的童年,吴邪随意的听了一下。

吴邪身边那个年轻人叫张起灵,很明显是个张家人。
吴邪看起来像是惹了什么麻烦,要不然也不会找上霍家。
吴邪他为什么不找解家呢,也许是因为不记得他了吧。

当解雨臣缓过神来时,他发现他竟然一直在思考吴邪的问题。
听说他们又要出发了,这次是四姑娘山,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就当是还他一枝海棠花好了。

吴邪给他讲了很多那个年轻人的事,他这才知道,原来吴邪的生活并不像他曾期望的那样简单快乐。
吴邪也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少年了,他并不需要别人保护。
再说,他身边已经有那个年轻人了。

解雨臣一遍缓缓擦拭着身上的血迹,一遍决定,永远不会告诉吴邪当年的那些事情。

有些记忆忘了比记得好,记得的人要背负太多太沉重。
倒不如一别两宽,各自生欢。

“雨臣,你说非常喜欢一个人要怎么办啊?”
“送给他一枝海棠花,如果他不喜欢海棠花,那就让他去看看整个春天吧。”
“啊?什么意思啊?”
“意思就是——”
解雨臣打开院门,满园都是姹紫嫣红的海棠花,一阵风吹过,花瓣轻轻扬起,拂过他的指尖。
“我只有海棠,但我有想给你整个春天的愿望。”

岁月无声,海棠依旧。

〔全职高手〕〔叶修〕退休老干部的运动会

•今天体育中考累成狗,所以决定让叶神也感受一下
•本来脑细胞都死光了就不想写的,但是满分了!我开心!!

听说这件事时,叶修的内心是拒绝的。
“我说我们几个打游戏的,闲的没事做什么运动啊?”
“仿佛有人说过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哦。”苏沐橙笑嘻嘻地翻着衣柜里的衣服,“诶我要去问问云秀,周末要不要一起去买运动服啊?”然后兴高采烈地出去打电话了。
“……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谨言慎行。”
退休老干部叶修悲伤的想。
“叮。”QQ来了新消息。
叶修沉浸在无法言说的悲痛中,并不想去管它。
“叮叮叮叮叮……”
好吧,这下叶修知道是谁了。
“听说你要参加运动会?”
“加油啊老人家。”
“我会叫人拍下你精彩的表情的!”
“诶你不会是悲伤到晕倒了吧?”
叶修忍无可忍,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。
“啊你这不是在吗,来啊来啊不要悲伤,我们来一局如何?”
“现实里跑不动阻止不了你游戏里随风奔跑的愿望嘛。”
“是吧是吧是吧,来让我们一起感受风的速度。”
“我说,你要参加?”
叶修一直觉得黄少天很神奇,因为即使他现在是在打字,叶修都可以直接脑补出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模样。
所以,他现在是真的身心俱疲了。
“是啊是啊,你不知道吗?语速快的人跑步也快呢!”
“呵呵,是哦。”
叶修觉得是个正常人都可以感受到此时气氛的尴尬。
嗯,可惜黄少天又不是正常人。
“我们队长说了,身体和心灵,总有一个在路上!”
于是叶修又脑补出了喻文州认真刻苦地练习手速的样子。
“像个认真学习的老大爷。”
叶修当然没有把这句话发出去,指不定这时候喻文州又正好在黄少天身后呢。
“不能欺负老实人。”
叶修觉得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浑身撒满了圣洁的光辉。
不过当然只有他自己这样想。
“诶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我,是不是又在心里偷偷骂我呢!”
“我跟你说,我和队长你一个都不能骂!”
“好好好,是是是。”
“叮。”
“叮。”
叶修随便打开翻了一下,几乎都是问他运动会的事情。
“我觉得我大概是上报纸了。”
“大概过几天的头条就是——荣耀知名选手叶修因运动猝死。”
“人类就这样丧失了一个瑰宝啊。”
这样想着,他翻出一件运动服,又找出一支马克笔,在衣服的背后写上了几个大字:
微胖的退休老干部
他想了想,在正面又添上了几个字:
尊老爱幼是我们每个人的传统美德。

〔静临〕平和岛静雄和平的一天

7:00 AM  感觉起的有些晚了,不过汤姆先生昨晚兴高采烈地说收完债了,应该没什么事吧。
7:10AM    没有犹豫地穿上了幽送的衣服,领带稍微犹豫了一下,觉得为了维持自己别人眼里的暴力形象(哦,我向往和平),还是打上了从前的领带。

对了,我是真的爱好和平。
8:00 AM    去露西亚寿司店吃早餐,被赶了出来。(赛门那家伙竟然跟我说他们不卖早餐,我决定把店里吃饭的顾客忽略掉)
毕竟,我热爱和平,并不想拆了门前的自动售货机,我感觉它的颜色还挺好看的?

8:30 AM   在池袋大街上闲逛,看见帝人那几个小鬼正要去上学,和他们打了招呼,不过感觉纪田正臣那个小鬼还是有点害怕我。不过街上的路人是以为我戴了墨镜就是瞎了吗……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的一只金毛大猩猩。
嗯,虽然我也没有见过金毛大猩猩。
8:42AM  路过电影城看见了幽的海报,这孩子长大了和我一点都不像,真是太好了。
9:00AM 折原家的姐妹问我有没有见过他们的哥哥,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9:17AM  我遇见了跳蚤。
9:20AM  跳蚤非要和我回忆不堪回首的高中生活?!
9:21AM   然后我们打了一架。
6:34PM   这次我又扔了……好几个自动售货机。
对了,我真的爱好和平。
7:00PM  只好去找新罗处理一下伤口。那家伙正在日常骚扰塞尔提小姐。

新罗似乎对我打扰到他很不爽?没关系,我们可是多年的朋友。

7:10PM  我收回上面的那句话。

7:11PM  新罗这家伙也非要拉着我回忆高中生活!
早知道不告诉他跳蚤的事了。
8:00PM  新罗告诉我今天是跳蚤的生日。
哦我说我今天怎么这么不顺。
9:00PM  回家,睡觉。
爱好和平的人都要早睡早起的。
11:48 PM  我失眠了。
我竟然在回忆我和跳蚤的高中生活!!
我!!和!!跳蚤!!!
1:07PM  现在想想跳蚤当年比现在可爱多了啊。

好吧,跳蚤,虽然晚了点,
生日快乐。

〔周叶〕冰激凌好吃吗?

叶修正在努力地教周泽楷说话。
呃……完整的话。
呃……很多的,完整的话。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一脸无辜地看着面前生无可恋的叶修。
“…………小周,你真棒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喂你别脸红啊喂!”
叶修想了想,把“你可别误会了”这半句生生咽了下去。
“前辈……吃冰激凌吗?”
“新代言的?”
完了,这孩子又脸红了。
叶修伸手抹了一下满头的黑线,打开了电视想缓解尴尬,一开机就是周泽楷新代言的冰激凌广告。
电视里的小周,拿着冰激凌,回眸一笑。
叶修又被这孩子的颜值击中了。
身边有人拍了他一下,手里也拿着两个冰激凌。
然后,那个人伴随着广告的声音,流利,果断地开口:
“前辈,我喜欢你。”
后来,叶修咬着冰激凌,无不感慨地想:眼前这个人比广告里的好看多了,嗯,更心疼那些记者了。
还有,冰激凌真好吃,小周说话最好听了。